te
覽潮網> 原創> CPI上漲唯通信費下跌,運營商不應再被慣性質疑

CPI上漲唯通信費下跌,運營商不應再被慣性質疑

覽潮網 9月11日訊(記者  吳曉芳)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日前發布的《中國寬帶資費水平報告》顯示,今年二季度,我國固定寬帶支出、移動數據流量資費、移動通信支出等人均/戶均費用均持續下降,分別同比下降1.7%、23.25%和1.3%。

據悉,自2014年年底實施“提速降費”以來,在過去的五年里,流量資費其實已經下降了96%。

然而,社會輿論的質疑之聲卻沒有減弱,認為運營商“提速降費”套路多。

對此,運營商又覺得“被冤枉”,“提速降費”后營收增長遇阻,網絡建設和維護成本卻居高不下。

我國通信資費持續下降

自2014年底運營商“提速降費”以來,通信資費連年呈下降趨勢。

在今年年初國務院國資委公布的數據顯示,僅2019年,三大運營商流量平均資費降幅超過30%,降費約4600億元。

縱觀同期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年年均呈增長態勢,生活中無論是吃、穿、住、行,還是水、電、燃氣,價格無不都是上漲的。

(曉說通信制圖)

唯有通信費呈下降走勢。

(曉說通信制圖)

此外,根據報告,二季度,與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相比,我國無論是固定寬帶資費還是移動通信資費,都處于全球較低水平。

不僅如此,我國這些年在上網速率方面也成效顯著,固定寬帶平均速率超過35M,4G網絡下載速率處于全球中上水平。

與此同時,我國還建成全球最大的通訊網絡。根據工信部2019年底公布的數據顯示,我國所有城市均已實現全光網覆蓋。我國行政村的光纖和4G網絡通達比例超過98%。

運營商與用戶處在不同“頻道”

各方面數據顯示,盡管運營商讓利力度很大,同時還提高了上網速率,然而,這并沒有得到廣大用戶的認可,不少用戶仍然表示對提速降費“無感”,社會輿論的質疑之聲也沒有減弱。

對于用戶的質疑,運營商滿腹委屈:提速降費這些年,累計讓利數千億元,營收增長也遇阻,并且網絡建設投入巨大,就拿公眾最關心的寬帶提速來說,資金投入動輒幾百億上千億,以目前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的盈利水平,明顯已捉襟見肘。

加上后期技術升級、網絡維護等花費居高不下,提速不降價已是虧本,更何況“提速又降費”。

對于運營商的付出與用戶感知之間的矛盾,簡單分析,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批評電信運營商已成社會共識。不管如何降,即便是一分錢不要,有些用戶也不會買賬。

二是雙方對降費的理解不同。運營商方面降低了流量資費單價,讓用戶用得更便宜。而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上的各種APP眾多,網上娛樂和消費項目眼花繚亂,用戶使用流量的總量不自覺往上漲,雖然單價降低,但使用流量的總量上漲了,用戶絲毫不覺得自己曾經一個月只是用30M流量,如今可能已經達到了30G,數量增加了1000多倍。

三是運營商推陳出新的套餐設計有些復雜,很容易造成價格不透明的外在表象,給用戶感覺自己被忽悠。這時候,運營商一是要大聲宣揚提速降費取得的成績,這需要三家聯合起來,一個喇叭出聲,成績是不能被抹殺的;二是要會宣傳,除了用數據說話,還要用有創意的形式讓老百姓接受和認可。

如何破運營商的“難”

2020年,運營商依舊走在讓利的路上,對于廣大消費者來說是實實在在的福利,但對于一直讓利的運營商可就壓力山大了。

現在中國5G建設風生水起,運營商們也在摩拳擦掌準備快速推進5G建設,但有提速降費這個重擔壓著。提速意味著運營商需要加大基礎建設投入,這是花錢;降費意味著運營商要讓利,從另一種角度來看,這也是在花錢;5G建設的成本又是天價,運營商從哪來這么多錢?

當務之急,首先節流,目前主要是通過加大5G網絡共建共享力度,盡量避免網絡基礎設施的重復建設,節約網絡整體投資,緩解5G網絡建設面臨的巨額資金壓力。

但節流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開源才能盤活僵局。5G時代到來,只有建設好網絡,提高服務質量拓展5G垂直領域的應用等新興業務,讓運營商的行業價值重現,才能改變陳年舊疴,從而進一步提升運營商利潤。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双色球下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