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覽潮網> 原創> 5G to B 規模商用,運營商如何尋求新突破

5G to B 規模商用,運營商如何尋求新突破

覽潮網 9月30日訊(記者  葉菁)與以往的C端業務不同,5G是產業互聯網的時代,個人端應用將迎來全新的模式,同時,5G網絡在B端的廣泛應用不僅改變行業企業的生產模式,乃至全社會都會發生革命性的變革。過去兩年是5G在各垂直行業應用的試驗年,全國約30多個城市,先后在5G+智慧城市、工業制造、教育醫療、AR/VR、傳媒娛樂、能源電力、交通物流等領域開展了應用探索。

在此背景下,運營商多年來形成并維護的數百萬政企客戶,已成為其擁有的To B資源“金礦”,相對于其他形態的科技企業形成了天然的先發優勢。在這一輪To B的大潮驅動下,電信運營商基于To B的收入會成為新的增長點之一。不過,雖然5G ToB業務蘊含著巨大商業價值,但也對運營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畢博(BearingPoint)數字平臺首席執行官安格斯曾表示,鑒于與 4G 相比,5G 網絡擴建成本約為每平方公里成本四倍,運營商要想成功抓住政企客戶服務市場機會,就必須調整自己的業務模式。

5G ToB商業價值巨大

當前,全球已經建設了80多張5G商用網絡,覆蓋了全球72%的GDP,5G網絡部署已經告一段落,5G的發展進入謀求商業成功的新階段。

工信部此前印發的《關于推動5G加快發展的通知》,明確提出加快5G網絡建設部署、豐富5G技術應用場景,推動5G和各行各業協同發展、構建5G應用生態系統。賽迪顧問預測,5G產業2020年將帶動4840億元直接產出,2025年、2030年將分別增長達3.3萬億元、6.3萬億元。預計到2025年,電信運營商網絡投資1.1萬億元,垂直行業網絡和設備投資0.47萬億元。

賽迪顧問通信業高級分析師李朕表示,對5G而言,面向個人用戶的應用占比可能只有兩成左右,其主戰場在以物聯網為主、面向企業用戶的B端應用,這需要5G面向不同的行業和企業做深度覆蓋與融合。另據咨詢機構賽迪的預測,2025年我國物聯網連接數量將達到53.8億,其中5G物聯網連接達到39.3億。這意味著5G的生態模式有很大的創新空間,5G To B的市場前景將更有潛力。因此,想在5G賽道上爭得競爭優勢,發展To B業務是關鍵。

例如,中國電信近期成立的5G產業創新聯盟,在工業互聯網、智慧社區、智慧城市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以及信息安全、信息扶貧等方面進一步推進與行業客戶的合作,賦能醫療、能源、教育等重點領域。以能源為例,今年6月10日,中國電信江蘇公司與朗坤智慧正式簽署“5G+工業互聯網”戰略合作協議。

再如,今年6月,中國移動、陽煤集團與華為在山西聯合發布了5G智慧煤礦,在地下534米部署5G專網,實現煤礦智慧化管理。傳統采煤工作面需要工人現場操控采煤機,5G低時延使井上工作人員坐在舒適的空調房里就能對井下采煤機進行遠程控制。同時,5G的應用也大幅減少了工作人員下井,降低工作風險?;?G的全球煤礦智能化改造,將為ICT行業帶來龐大的新商業機會,中國運營商已經成立行業聯盟積極拓展5G智慧煤礦。在實際部署中,井下環境對網絡設備的防塵、防水、防爆要求非常高,目前運營商和華為聯合開發的5G設備已經取得防爆認證,滿足了煤礦行業的安全作業要求,可以規模使用。

從多個行業的應用案例中可以看到,5G正好處在了中國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時期。而中國工業化發展走到今天,正在從過去的機械化、電力化,走向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梢哉f,5G技術到來恰逢其時。

運營商擁有一座To B“金礦”

在大眾眼中,運營商經營的是無線和有線通信業務,其客戶主要是個人手機客戶和家庭寬帶客戶,由于人口紅利的存在,國內三大運營商都擁有數億的客戶。不過,大量的政府、事業單位、各行業的企業的特殊通信需求,成為電信運營商的“政企客戶”群體,目前國內三大運營商在集團層面都有專門的政企客戶分公司或政企客戶事業部,在省市公司層面也有對應的政企客戶部門。在這一組織架構和大量政企客戶需求驅動下,運營商經過十多年經營,形成豐富的To B資源,與其他科技企業相比可以說是擁有一座To B“金礦”。

一方面,政企客戶給運營商帶來大量To B收入。近年來,隨著手機用戶的飽和、提速降費的實施,運營商的個人無線業務收入增速越來越慢,而To B的政企業務收入則呈現快速增長態勢。以中國電信為例,中國電信在政企業務領域近年來推出新興ICT生態圈的戰略,2017年中國電信整體收入增速僅為3.9%,但新興ICT生態圈收入同比增長20%,其中,IDC業務收入同比增長20%,云業務收入同比增長62%,大數據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8%,物聯網生態圈收入同比增長近200%。

另一方面,運營商在To B領域的資源還表現在擁有龐大的客戶群體和服務人員群體。中國電信更是長期服務于政企客戶的運營商,To B業務的基因更深,因此在政企客戶方面具有非常強大的技術和支撐能力。比如,中國電信建立了全國專享的VIP服務團隊,6萬名遍布全國的專屬客戶經理,8萬名客戶技術服務人員,和其他的云服務商或To B廠商相比,這一支撐團隊是很難短期內達到的。

值得注意的是,5G云計算將大大提升高清視頻能力,從而實現了“第三維”的交互體驗,可大幅降低溝通成本、提升用戶體驗;通過智能助手能夠大大提升工作效率,像是關鍵信息的輸入和表達、需求識別、訂單生成和檢索都可自動完成;通過能力開放,可便捷地將信息提供給行業各方,實現商業共贏。

運營商也存在自己的短板

每一家運營商都希望打造邊緣計算全棧發展體系,但是能否實現這樣的訴求往往都面臨一些問題。運營商首先要解決自己本身技術體系融合問題,其次還要解決面向邊緣云以及未來的公有云層面如何實現云網融合的問題。

因此,運營商首先需要根據2B行業特性進行5G網絡的優化和增強。

前四代寬帶用戶基本上都是家庭用戶,5G不僅面向家庭用戶的需要,同時也要面向企業用戶、工業互聯網應用。從這個角度來講,對于寬帶接入網絡要求提出了更多新的需求。例如上行帶寬可能會達到百兆級,同時對于時延,例如AR、VR業務、與控制有關的業務,需要達到微秒級。這些性能指標的要求都是前四代固定寬帶接入(技術指標體系)里面沒有的,5G時代既要滿足家庭也要滿足場景B端的需要。

2B業務需求的多樣性、行業強定制和差異化決定了面向2B的網絡不能簡單復用2C的網絡。2B業務創新主要聚焦在核心網,因此運營商5G核心網需要根據2B行業特性進行優化和增強,打造新網絡并賦能新商業。

另外,運營商需要建立起自己的AI能力才能快速提升5G的價值。運營商需要幫助客戶建立一個專線或者專網連接,需要云上計算能力和AI能力能夠結合起來,再結合生態來形成整體的解決方案。因此在運營商整個運營平面上,不僅是在底層的網絡和計算具備能力就可以,還需要能夠打通包括自身在內的網絡資源和云資源,能夠向客戶側提供計費和業務接口,能夠提供需求的導入,能夠提供渠道的切入和開發者應用的切入。這方面需要運營平臺進一步優化和升級,才能夠解決運營的問題。

當然,在實際部署上,運營商需要與各方進一步聯合探索、逐步推進,真正將5G To B的能力發揮出來。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双色球下期预测